我的右侧交易“覆辙”——别让一轮牛市白忙了

  红刊财经 李健

  2009年6月份我见到了索罗斯,我问他有没有可能在基本面选股的基础上,又加入择时策略?他几乎毫不犹豫的说“可以”,这给了我很大信心,希望赚取A股市场中大起大落的估值差的收益。但后来我发现,择时策略的有效性是分阶段的,在趋势延续过程中是有效的,但在顶、底则会失效。技术分析无法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是大顶,如果把握不好就会造成一轮牛市白忙了。

北京28李驰:我的右侧交易“覆辙” 别让一轮牛市白忙了

  《红周刊》:您在《中国式价值投资》书中有关于在价值投资之外加入右侧交易的策略,您试验的结果是怎样的?李驰:A股市场有自己的特点,涨的时候很狂热,跌的时候又被砸的很低,这其中出现了一个明显的估值差。我当年有野心,希望赚取这部分的收益。这个想法在2009年6月份,我见到了索罗斯时得到了印证。我问他有没有可能在基本面选股的基础上,又加入择时策略?他几乎毫不犹豫的说“可以”,这给了我很大信心。

  之后在2012年我宣称蓝筹股的春天要来了,依据是蓝筹股的估值全球对比都接近最低水平,很多公司的业绩保持了长期稳定的增长,合理的估值水平应该在更高的位置。而且,当时蓝筹股已经被市场抛弃了4年多(从2008年高位跌下来以后),无论怎么看,蓝筹股都应该得到市场的响应。但事实证明,我的结论下早了,直到2014年底前的4年时间里,蓝筹股一直在底部徘徊,在2015年的牛市中,这些蓝筹股的涨幅几乎全部垫底。 我后来意识到,择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因为人性恐惧和贪婪的特点,股票低估了不会马上修复,让底部的时间不断延长,市场具有矫枉过正的特性,想精确预测这个时间点非常之难。《红周刊》:择时如此困难,是否说明技术分析一无是处?李驰:技术分析可能在特定时期有用,但是否可以因此赚大钱,还要看投资者是否有本事逃顶和抄底。因为牛市过程中技术分析可能告诉投资者:在每一次“打死也不卖”之前的每一次都应该买入。这是对的。但技术分析无法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是顶点,可能依然在6000点还告诉我们要买入,那就一轮牛市白忙了。 事实上判断大顶和大底非常之难,当前最近的底部是哪一天?多少点?其实在筑底过程中,一切形态都是钝化的。所以技术分析有用是个伪结论。

新浪声明: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责任编辑:陈志杰